普遍权利是近代的启蒙

普遍权利,不是随同人类开始而开始的,也不是任何时代都拥有的,它只是近代以来,人们知识的提高,生产方式的进化,社会交住模式的变革……这些促进了普遍权利的觉醒。

  所谓权利,即意味着功利,没有功利,权利就是虚幻的、纸上的,不可能真正现实。普遍的权利,即意味着普遍的功利,普遍的功利原则上要上升为一种法律的规定 ,否则,所谓普遍的权利就只能是一种大而化之,大而不当的口号,不可能成为权利的事实。

  任何一个人来到世间,只要是生理和心理正常的人,都有权利的要求,都可能提出权利的主张。权利的要求和主张,不仅仅存在于人类,也存在于动物世界和植物世界。因为只要有生命存在,生命对空间和时间就有需求,只要活在这世界上,一个生命的存在对其他生命存在的空间和时间有影响,这样必然导致生命之间的竞争。自然界是以“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人类社会,则需要根据自己的特点,安排人的行动,分配人的权利,遵循功利的规则,施行人类的法治。

  每个人都是功利的,不因你是高尚或还是卑微,不因你是东方人或西方人,不因是古人或还是今人 ,都不能改变人的功利。

  人有人之功利,民族有民族之功利,国家有国家之功利 ,全人类有人类整体之功利。倘若否定人之功利,其基本的人性就被歪曲,普遍权利就失去逻辑基础。

  人类之所以步行到今天 ,是因为人类社会通过制度保障来完成将功利自然展示转变为社会交往行为。每个人的功利要求和主张,以及因功利而引发的竞争,都不以牺牲他人的功利为前提。这就近代以来,法治倡导和解决的主要问题 ,它的实质和重点是普遍权利。

  人类法治必须寻求不同人的功利要求和主张,并能够共存其规则和程序。近代以来,法治的一个重要宗旨,就是在法律上实现人的平等 ,也可以所说是实现人的普遍权利。近代以来所启蒙的法治思想,是以平等观念和普遍权利发端的,它起源于西欧,很快传遍世界,在不久的将来,它将在中国的伟大复兴中起重要作用。


文章分类: 14向道经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