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输掉8套抵押房产的官司

作者:向道律师

担保公司申请执行逾期代偿借款,引出了5场官司,最后却丢掉了抵押在名下的8套房。

这场诉讼系某担保公司通过某P2P平台,为英某的500万网络借款提供担保,英某的儿子英某某为借款向P2P平台提供连带担保,陈某等人的8套房屋作为反担保物抵押给担保公司。

英某逾期未还,担保公司直接向法院申请执行陈某的8套房。

担保公司代偿了英某的逾期借款,执行反担保物看起来合理合法,又怎么牵扯出5个官司。且看向道律师是怎么为陈某等拿回房产的:

第一场官司:当担保公司把陈某等告上法庭时,非常恐慌,找到了某律师,出具了洋洋洒洒万字答辩状,官司被驳回。

第二场官司:担保公司把英某、英某某、陈某等告上法庭,陈某等信任地继续委托该律师。庭审后,陈某在一次有我所律师在场的饭局上谈论律师的雄辩,认为志在必得。我所律师立即发现了问题,善意地提醒当事人,没有证据的论证都是假设。结果一语成谶,陈某的情绪在此陷入谷底。

第三场官司:陈某等上诉,我所律师力挽狂澜,通过各种方式,收集了一千多页的证据材料,并形成完整的证据链。二审法院的判决就4个字,发回重审。

第四场官司:我所律师紧紧抓做“公证书”这一定海神针,结硬寨,打呆仗,紧盯担保公司错误。重审法院判决,驳回全部诉讼请求,诉讼费由担保公司承担。代偿了不但未得到抵押物,连代偿的钱都没有得到主张。

第五场官司:维持原判。至此,担保公司输掉了到手的8套房!

下面把二审的代理词供大家欣赏:

关于陈某等人上诉担保公司追偿权纠纷一案,重庆向道律师事务所受原审被告英某、英某某的委托,指派律师作为其代理人,出庭应诉,现代理人特就第三人平台提交的《答复意见》及《英某账户交易明细》,结合庭审情况,发表如下代理意见,恳请合议庭采纳:

一、第三人在《答复意见》第二页中证实被上诉人起诉的X元”系第三人要求被上诉人担保公司系英某借款本金X万元+按“英某XXX日、X日借款X万元的利息标准计收利息”X元,即“新贷”的借款本金及利息。《英某账户交易明细》第2页(倒数第10行)、第3页(倒数第16行)的“垫付”记录也是针对两笔“新贷”。故若被上诉人应第三人的要求代偿“新贷”,对应取得的应是“新贷”的追偿权。

二、英某“旧贷”X万元,通过XX转付偿还X万元,剩余的X万元的偿还,无论是“新贷还旧贷”,还是“第三人垫付”,都需通过第三人账户充值,但两者最明显的不同在于“是否有新贷存在”。故“新贷存在”,则“新贷还旧贷”的事实成立;“新贷不存在”,则“新贷还旧贷”的事实不成立。我方认为,新贷存在,理由如下:

(一)“新贷”的X份《借款合同》(见我方证据第139-400页)证实“新贷成立”。所有合同均有第三人的签章,投资人(出借人)、借款人的电子签名,担保人(被上诉人)的《不可撤销担保书》(见我方证据13-26页)。

(二)“新贷”的放款记录证实“新贷已生效”。《借款合同》第7.8条、7.3条约定,“借款本金划至借入账户(即英某‘XX平台’账户)之日起,本合同生效”。放款记录详见我方证据第402-412页及第三人提交的《英某账户交易明细》第6页(倒数第13行)-7页(倒数第4行)。

(三)“新贷”利息偿还记录证实“新贷已履行”。利息偿还记录详见我方证据第745-767页及第三人提交的《英某账户交易明细》第3页(倒数第15行)-6页(第4行)。用于偿还利息的资金系英某通过自己的农业银行账户充值到‘XX平台’账户偿还(我方证据第906907页)。

(四)“新贷”本金偿还记录证实“第三人垫付X元偿还新贷”。我方证据第423-445页及第三人提交的《英某账户交易明细》第1-3页均显示,第三人垫付的两笔垫付资金合计“X元”在X份《借款合同》约定的到期日偿还了“新贷”的本金及当月利息。

(五)综上所述,“新贷”有合同,有被上诉人担保,有放款行为,有支付利息行为,有第三人垫付偿还的记录,垫付偿还金额与被上诉人起诉金额分文不差,故若被上诉人代偿X元的事实属实,也是代偿“新贷”。

三、第三人声称的XXX日充值X万元系垫付“旧贷”的说法明显不成立,理由如下:

(一)XXX日,“旧贷”只有一笔借款(100万元)到期未逾期,其余三笔借款均未到期,垫付条件未成就。该“充值X万元”系第三人主动充值,而非被动垫付。

(二)第三人垫付“新贷”,在英某的“账户交易明细”中有明确的“垫付记录”(第2页倒数第10行第3页倒数第16行),同理,若存在第三人垫付“旧贷”,在英某的“账户交易明细”中也应有类似的记录,但无论是我方提供的“账户交易明细”,还是第三人提供的《英某账户交易明细》,都没有相关的记录。

四、被上诉人既是“新贷”的担保人,也是“旧贷”的担保人,被上诉人隐瞒事实,以代偿“旧贷”主张追偿权,依法应就代偿旧贷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但从庭审情况看,被上诉人和第三人均无充分证据证明其代偿“旧贷”的事实,依法应承担举证不力的责任。

五、英某“旧贷”未产生担保人代偿事实,英某某作为“旧贷”的反担保人,也不应承担反担保责任。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基本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而且原审在未依法向英某送达开庭传票的情况下,开庭审理,存在严重的程序问题,损害了原审被告英某、英某某的合法权益,恳请贵院依法发回重审。


文章分类: 60实践案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