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账欠方法,百万房租打了水漂

作者:向道律师

雷某欠款周某房租百万,周某将雷某和雷某控制的公司告上法庭。经过一审二审,周某仅得到了几万元的垫付物管费。过程是这样的:

雷某是建筑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周某是网络公司财务负责人。雷某与周某分别以公司的名义签订租赁合同,将网络公司承租房屋的一半转租给建筑公司。建筑公司因未营业而被吊销,雷某承诺承担百万租金,但无力支付。

网络公司将雷某和建筑公司告上法庭,雷某认为这官司铁定输,自己又上了失信名单,也没把这事情放在心上。但是,建筑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不是股东)担心自己受到无妄之灾,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找到我们。

我所律师分析了周某提交的所有证据,抓住证据瑕疵,用“诉讼时效”这一关键点驳倒对方,竟然在两次诉讼中,让雷某都不承担任何责任,建筑公司也只承担了3万元的物管费。

代理意见:

一、上诉人对建筑公司的起诉已超过诉讼时效。

(一)原审法院认定上诉人对建筑公司的起诉已过诉讼时效,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

(二)上诉人请求支付的租金为2015年2月1日至2015年7月31日期间,该期间距起诉时已超过一年的诉讼时效,上诉人亦未举示证据证明存在诉讼时效中止、中断的情形。

(三)雷某出具的《承诺》载明雷某欠重庆网络公司”,即该《承诺》系雷某个人行为,与公司无关,诉讼时效不中断。

(四)上诉人向雷某发送的短信催收与公司无关,且其催收的是2015年7月1日至2015年12月31日期间的房租,与本案诉争房租期间不符。

二、上诉人要求雷某承担诉争房租的支付责任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且已超过诉讼时效。

(一)原审法院认定被上诉人雷某不承担租金、物管费支付责任,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

(二)雷某虽于2015年4月29日出具承诺,承诺于2015年5月31日前付清讼争期间的租金及物管费,但文西宁的《欠条》上已载明“原雷某承诺作废”,且该内容系上诉人打印,其理应知晓“原雷某承诺作废”的含义并因此承担相应责任。

(三)上诉人请求支付的租金为2015年2月1日至2015年7月31日期间,该期间距起诉时已超过一年的诉讼时效。

(四)上诉人向雷某发送的短信催收的是2015年7月1日至2015年12月31日期间的房租,与本案诉争房租期间不符,不能中断本案诉争房租的诉讼时效。

(五)从上诉人举示的短信截图内容看,被上诉人雷某也从未承认欠付上诉人租金。

以上代理意见,恳请法庭采纳。


文章分类: 60实践案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