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同相对性原则及扩张

作者:李应德

合同相对性看似简单,其实不然,其内容包含非常丰富和复杂,并在实践中广泛应用。合同关系的相对性是合同规则和制度赖以建立的基础和前提,它主要在特定的当事人之间发生法律约束力,如果合同当事人一方基于合同向对方提出请求或提起诉讼,而不能向不是合同相对方的第三人提出请求或提起诉讼,也不能擅自为第三人设定合同上的义务。


  英美法系和大陆法系虽然在合同相对性的具体规则上存在一定差异,但是均视为合同法的基本原则。我国的合同法秉承大陆法传统,继受了大陆法“债的相对性”理论,债的相对性具体到合同领域即为合同相对性原则,合同的效力范围仅限于合同当事人之间,第三人不能主张合同上的权利,也不能承担合同上的义务。我国合同法并未明确提出合同相对性原则为基本原则,但是,己被学者广泛认同和立法者的实践支持。作为律师对违反合同的责任的相对性是特别关注,其关注点有三个方面:第一,违约当事人应对因自己的过错造成的违约后果承担违约责任,而不能将责任推卸给他人。第二,在因第三人的行为造成债务不能履行的情况下,债务人仍应向债权人承担违约责任。债务人在承担违约责任后,有权向第三人追偿,债务人为第三人的行为负责,既是合同相对性原则的体现,也是保护债权人利益所必须的。第三,债务人只能向债权人承担违约责任,而不应向国家或第三人承担违约责任。


  现代市场的不断发展,社会格局的不断变革,合同的社会功能的不断调整,在尊重与坚持合同相对性原则的基础上,也应当注意合同相对性的效力扩张。我国《合同法》第229条规定“租赁物在租赁期间发生所有权变动的,不影响租赁合同的效力。”这是常说的“买卖不破租赁”规则。这一规则的规定,使租赁合同具有对抗买卖合同的效力,将承租人对出租人的权利扩张至房屋买受人,实现了合同主体的扩张。不仅如此,如我国《合同法》第403条的披露制度、第73条的代位制度、第74条债权人撤销权的规定、第272条工程质量承担主体连带责任等等。


  从最近我们接触的与合同相关的纠纷案件中发现,当事人往往对合同纠纷的认识有相当大的误区,更难明白合同的相对性。特别多的情况是把公司法人签定的合同认为是法定代表人或大股东签定的,法人与自然人混淆不清。由于不理解合同的相对性,在诉讼中导致诉讼主体不适格,诉讼请求不当的情况时有发生。我认为对合同相对性规则的正确认识应当是:第一、合同相对性规则是合同法基础制度不能动摇,在处理合同纠纷时,必须遵循合同的相对性规则。第二、合同相对性规则有例外,也应当遵循,但是,作为例外情形,就必须从严控制,不能随意扩大,也不具有普遍适用的效力。在处理合同纠纷中,对合同相对性规则例外情形的适用必须要有法律的明确规定。这是因为:社会现实特别丰富、特别复杂,任何原则或者规则都具有一般性、概括性,但不能涵盖纷繁复杂的社会现实,有一般就必然有特殊,合同相对性规则的例外情形就是这种特殊情形。因此,律师在处理相关的合同纠纷案件中,应当严格区分合同相对性和合同相对性的扩张,如遇合相对性的扩张(包括合相对性的冲突)的情形,一定要检索是否有法律的明确规定,如果沒有法律规定,就必须坚持合同相对性的规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