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讼中的证据收集、整理与分配

作者:李应德

脊椎对人,起到支撑作用,沒有它,人会瘫痪。证据责任分配对民事诉讼,同样,起到支撑作用,沒有它,民事诉讼也会瘫痪。民事诉讼的审判活动主要是围绕着查清事实而进行的,法院判决是依据事实和法律作出来的,案件的事实本身是客观,但它需要通过法官的主观认知判断和确认。事实可以分为客观事实、证据事实和法律事实。客观事实是已发生过的,可以被人们认识,并客观存在,它反映案件事实的全貌,是对案件事实的考贝;证据事实是依据一定的规则,在有效证据的基础上,经判断而得出的事实,它可能是案件事实的客观反映,也可能不是案件事实的客观反映,具有主观色彩,但是它具有正当性;法律事实是在证据事实的范围内,对确定双方当事人权利义务有法律意义的事实,它具有法定性,当某一事实被法院确认为法律事实,该事实就被赋予某种法律效力,对双方当事人具有拘束力。

    律师在办案中,尽力寻找有利于当事人的证据事实,通过证据事实,应用诉讼技巧,争取法院确认有利于当事人的法律事实。因此,律师在诉讼中非常重要的工作是收集、筛选、提交有利于当事人的证据,并在法庭上举证和质证。法官根据双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组织举证和质证,在法院确认法律事实时,举证责任和举证责任分配起重要的作用。

     举证责任制度最早产生于古罗马法时代。罗马法就举证责任确认了两个基本原则,其一是“原告有举证责任之义务”,它是“无原告就无法官”这一古老法则在证据法上的反映。其二是“为主张之人有证明义务,为否定之人则无之”,即“肯定者应负举证,否定者不负举证责任”。当时的证明责任制度已经比较健全,奠定了“谁主张,谁举证”的证明规则。罗马法的举证规则在历经中世纪寺院法的演变之后,到了德国普通法时代确立了原告就其诉讼原因的事实为举证,被告就其抗辩的案件事实为举证的一般原则。举证责任,也称证明责任,是指“证明主体依据法定职权或举证负担在诉讼证明上所应承担的相应责任”。具体到民事诉讼中,是指“应当由当事人对其主张的事实提供证据并予以证明,若诉讼终结时根据全案证据仍不能判明当事人主张的事实真伪,则由该当事人承担不利的诉讼后果”。举证责任可以分为行为意义上的举证责任和效果意义上的举证责任。行为意义的举证责任是指当事人在具体的民事诉讼中,为避免败诉风险而向法院提出证据证明主张的一种行为责任;结果意义的举证责任:也称客观上的证明责任,是指待证事实的存在与否不能确定、真伪不明时,由哪一方当事人对不利后果进行负担责任和风险。

   律师在诉讼中必须追求诉讼效果,诉讼效果既包括在诉讼过程中当事人的证明行为,也包括法官据情或在当事人证明行为基础上的查明行为。凡当事人提出的于已有利的事实主张,均有提供证据进行证明的义务和责任,主张于己不利的事实,属于自认规则的范畴,并不涉及举证责任问题。结果意义的举证责任在待证事实真伪不明时发生作用,此处的待证事实系指当事人主张的诉讼标的之权利义务或法律关系的要件事实,间接事实或者辅助事实真伪不明只有反射到要件事实之上,致使要件事实发生真伪不明时,才发生结果意义的举证责任。

    对于举证责任分配的一般规则的规定以前不明确、不具体。这次司法解释(2014年12月的《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九十二条中,规定“人民法院应当依照下列原则确定举证证明责任的承担,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一)主张法律关系存在的当事人,应当对产生该法律关系的基本事实承担举证证明责任;(二)主张法律关系变更、消灭或者权利受到妨害的当事人,应当对该法律关系变更、消灭或者权利受到妨害的基本事实承担举证明责任。”这一规定,是以法律要件分类说中规范说为理论依据。法律要件分类说中规范说,是德国著名民事诉讼法学者罗森伯格提出的,他认为:“民法规范本身己经具有举证责任分配的规则,因为立法者在立法之际,己将举证责任分配问题予以考虑,并安排在相应的法条中。如就全部民法法条进行分析,便不难发现举证责任分配的一般原则,即若无一定法条的适用,则无法获得讼诉上请求成果的当事人,应就该法条要件与实际上己存在之事实,负主张及举证。”

   采取法律要件分类说中规范说作为我国举证责任分配的原则具有合理性。我国民事实体法的规范结构与大陆法系国家的实体法规范结构基本相同,各种法律要件相对明确,区分和适用权利发生规范、限制规范、妨碍规范、消灭规范在司法实践中具备条件。法律要件分类说相对于其他学说,规则相对清晰、简单,也具有较强的操作性。法律要件分类说中的一些缺点,可以通过实体法律和司法解释的特别规定予以矫正。

  举证责任的分配具有法定性,举证责任由法律分配而非法官来分配。

法官在举证责任的分配问题上是适用法律的过程,是通过对实体法规范的分析发现法律确定的举证责任分配规则的过程,而非创造举证责任分配规则。注意《解释》第九十一条中的“基本事实”应当理解为要件事实,即实体法律关系或者权利构成要件所依赖的事实。因此,律师在民事诉讼中应当寻找的是那些能证明法律关系存在、变更、消灭或者权利受到妨害的要件事实,而这些法律要件往往在民事实体法之中。如《合同法》第二百二十四条的规定“承租人经出租人同意,可以将租赁物转租给第三人”,从这条法律中可以看出要证明转租法律关系的存在,应当由承租人提供证据证明出租人同意转租事实,这时举证责任就分配到承租人这一方。再如《合同法》第二百三十条的规定“出租人出卖租赁房屋的,应当在出卖之前的合理期限内通知承租人,承租人享有以同等条件优先购买的权利。”从这条法律中可以看出要证明优先购买权法律关系的消灭,应当出租人提供证据证明出租人完成通知义务和承租人不买租赁或购买条件低于其他买家的事实,这时的举证责任就分配到出租人这一方。如果负有举证责任的一方未提出证据或举证不能,就要承担败诉后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