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族精神与法治精神

作者:李应德

时寒冰说“中国最大的危机是人性危机”在网上疯传很久了。他说“中国现在面临的最大危机是人性危,中国人需要找回我们祖先身上曾有的贵族精神:自信、诚信、勇武、慱学、彬彬有礼、有爱、敢担当……”总之,他认为“贵族精神回归,中国人将被世界尊重。”


  时寒冰所讲“中国历史就是一部流氓战胜贵族,流氓精神逐渐取代贵族精神的历史。” 那是吗?如果是那样,中国不可能有五千年的历史,如果是那样,将有这样的结论:中国五千年历史证明,流氓胜,贵族败,流氓统治中国五千年。如果是那样,中华民族的主流精神是流氓精神,中国的领袖人物是流氓,谁会答应?


  我们承认德国人的工匠精神,日本人的专注精神,英国人的贵族精神……


  我们也承认有毒食品、追逐金钱、碰瓷、违法执法……等问题严重,是为不贵族精神。


  在崇尚贵族精神的西方世界里,有夏洛克、葛朗台、高老头这样的奸商,有“庞氏骗局”、“克洛斯骗局”等等金融诈骗,以去年英国为例,英国约有2800万人成为诈骗的对象,根据英国政府公布的数字,大约10亿英镑在金融诈骗中流失,这些都是西方贵族精神的一部份,因为他们这些曾经也是上流,也是贵族。


  “人心浮躁,人心冷漠……”“贪图小利、胆小怕事、不敢担当、幸灾乐祸……”这些不是流氓精神。


  真正的流氓精神是这些:德国的纳粹精神、日本的军国主义、美国和英国轰炸伊拉克、利比里亚、叙利亚……


  我没有必要去否认西方贵族精神,也没有必要回避我们缺少贵族精神 ,我更没有否认我们没有危机,没有问题。我想说的是西方的主流精神不是贵族精神,而是契约精神和法治精神,中国的主流精神不是流氓精神,而是变通精神 ,中国目前不是迫切需要贵族精神,因为我们还是发展中国家,还有许多贫困的地区和人,中国迫切急需的是由“变通精神”向“契约精神”和“法治精神”转变。我还想说的是中国最大的之危机的确是人性危机,但是,中国人将被世界尊重不是贵族精神,而是契约精神和法治精神。


  中国人受世界尊重,不只是受西方世界的尊重 ,也不只受贵族世界的尊重。这世界不是贵族的世界,是大众的世界。中国人让世界接受,其主要是世界大众,世界大众接受了,精英也好,贵族也好,也只有接受。因为大众是世界最基础,最坚实的。


  对于贵族我们很遥远 ,对于世界尊重我们很近。多数人中国人不可能成为贵族,让中国人成为贵族才能被世界接受是假命题。


  中国人真正让世界接受的是契约精神和法治精神。


分享到: